香港商船加油业务急速向中国华南港口转移

香港自七月下旬引入了更严格的冠状病毒病据海运在线在香港地区的授权加油商反馈,“由于隔离政策,仅以加油为目的挂靠的船舶下降了30%到40%,当地的总加油量减少了大约20%,目前的加油量主要是给挂靠香港的集装箱班轮加注为主。”另一家中国内地的授权供应商告诉海运在线,从他们了解到的情况来看,香港的供油需求损失可能高达40%-50%,“几乎所有以前经常来香港加油的船舶,现在都匆忙转向附近的港口,其中华南地区的港口成为船舶寻找替代加油港的首选港口之一。”

据海运在线了解,目前广州港低硫燃料油的驳船和货物都非常紧张,低硫燃料油的价格已经上涨至380-440美元/公吨(pmt),交货方式为先到先得。鉴于广州港的紧张情况,海运在线的一家船舶管理公司表示,该公司目前正在考虑在供应条件尚好的厦门或海南港口进行加注。据海运在线了解,目前厦门和海南的驳船和燃料供应还算充足,其中厦门港低硫燃料油的价格在350-370美元/公吨之间。

中国另一个主要的加油港舟山也分到了不少订单,据海运在线舟山的授权供应商介绍,进入7月以来其供应量增加了10-20%。当然这些订单也不是平均分配的,舟山当地另一家供应商则表示,燃料油销量没有“大的变化”。

目前,舟山港低硫燃料油的价格约为340-360美元/公吨;低硫MGO的价格为405-430美元/公吨。

 

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

Loading

Check Also

美港口有多堵?上百艘货轮停泊海上无法进港

美港口有多堵?上百艘货轮停泊海上无法进港

继一“箱”难求之后,疫情导致的港口拥堵也开始影响货物的运达了。因美国新冠疫情严重,作为该国最繁忙、最重要的国际贸易门户,南加州两大港口洛杉矶和长滩港码头工人开工率严重不足,上百艘货轮无法进港卸货,进而影响和波及美国的货品供应链。据悉,两大港口早已不堪重负,积压在港口的船只至少需要一个月才可能清走。 拥堵的港口附近,大批货轮停泊在海面上,货物滞留船上,商家无法供货。 海事交易所执行董事劳蒂特(Kip Louttit)表示,疫情是造成两大港口严重拥堵的根本原因。上个月两大港口一共700名码头工人患上新冠肺炎,约1800人无法正常工作。更严重的是,这个数目还在增加。疫情防控措施严重影响了码头周边火车、汽车和仓库的正常运行,并减缓了供应链的效率。 据介绍,洛杉矶和长滩这两大港口严重堵塞的情况非常少见。上次出现是因为2015年劳资纠纷引发罢工,工人停止卸货4天,导致港口外31艘货轮等待卸货,被认为是自2004年以来最严重的一次港口拥堵。但这次比上次更为严重。上次集装箱还能快速卸货,而这次也只能漂泊在海上。 洛杉矶一家大型批发供应商员工透露,当前很多商品都处于缺货状态,商店只能一方面为客户尽量找类似的商品代替,另一方面催促厂家供货。但每次询问厂家时,厂家都表示很无奈,发来照片告知他们说货轮还滞留在港口外海面。 为避免港口拥堵,船公司已经开始采取分流措施,将部分船只改靠,从美国西南岸转到西北岸,不再使用南加州两大港口。3月起,Wan Hai万海将在现有的两条跨太平洋航线增至四条,其中包括从北亚到西雅图和奥克兰的AA5新航线。 达飞推出了金门大桥航线服务(SeaPriority Express服务重组),新航线第一艘船舶于2月12日抵达奥克兰港。 Zim以星推出了ZX2加急跨太平洋航线,服务对时效性要求较高的客户,将挂靠塔科马港。 由此,奥克兰、塔科马、西雅图的西北港口联盟已经接到不少申请,正进行相关作业协商,这些分流措施导致以上港口船舶停泊卸货增加,也导致北美港口的拥堵开始蔓延。 温馨提示:转内容,旨在资讯交流分享,仅供读者参考,海运在线对文中陈述、观点等持中立态度。在此感谢原作者的辛苦创作,如转载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谢谢! 联系邮箱:Marketing@marineonline.com